利未人室內樂團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4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利未人室內樂團在嘉惠啟智教養院的義演實錄



其實準備這樣的節目,對團長長笛手而言,是有些頭疼的,因為平日在街頭的音樂,多數都是為一般人而準備,(當然我們也有為兒童準備的歌曲),但是現在要服務的族群,在日常生活中是相當少見到的,連一天到晚站在街頭,面對形形色色族群的團員們,拿著街頭常常撥放的IPod、團譜的總表 ,一時都還是拿不定什麼主意。

由於音樂是要和人做很直接的接觸,如果不能預期會面對什麼樣的人,以及什麼樣的反應,在預備音樂的過程中,就會很自然地呈現一種非常傷腦筋的狀態。雖然有些不明確,我們還是盡力準備。當天一早我們抄了各自的傢伙(我們的樂器),心裡也做好準備面對未知的情況,到了集合的地點,卻看見范宗沛老師老神在在,想必累積很多演出經驗的他,這樣的場合早就見怪不怪了吧。演出過程還蠻好玩的,因為我們預設的樂曲幾乎沒有用上,Asha最後根本覺得自己在主持尾牙秀,不停地拱觀眾唱老歌,如果是團員熟悉的歌曲,鍵盤手阿品立刻抓和絃,其他團員也趕緊跟上,感覺很像在母雞帶小鴨。雖然這些聽眾的外表都是成年人的樣貌,但是我們知道他們的心智年齡,都像擦了歐蕾一樣,保持在一個很特定的年齡!表演的氣氛一直都保持在很high的狀況,聽眾感覺也玩得很盡興,他們大概意想不到,教養院會突然為他們準備卡拉ok,而且還是live秀的!!

其實這樣近距離接觸身心殘障人士,對很多人而言,可能覺得很陌生,但是對於曾經在特教班擔任一年音樂課任教師的大提手Amanda來說,卻很帶點回憶的味道。「以前在國中代課時,每堂普通班的課,都覺得置身在Discovery Channel(探索頻道),場景是被一群青春期激素衝腦的蠻牛們包圍,上課根本就像是在拔河,和叛逆期的學生比賽,看誰先把教室的主導權搶到手,每天都要搞個三四回合,以至於下班的時候都覺得自己儼然是個烈士,每天傍晚騎著125c.c.的機車回家,身後都可以響起西部牛仔電影的主題曲,很像是認真地打了一場壯烈的戰役這麼回事。不過…」 Amanda清清喉嚨「我每個星期都有四堂特教班的課,如果當天有一兩堂特教班課程,一整天的feel馬上就會不一樣。一走進特教班的教室,你可以馬上感覺柔和的祥雲飄過,自己馬上自動卸下”迷彩裝”以及”烏茲衝鋒槍”,多麼”裸露素顏”都沒問題。因為一踏進教室的門口,學生們居然會齊聲開口喊:老師好。而且上課配合度超高,為他們準備什麼”菜”,他們就吃什麼,感覺很像拾回當老師的尊嚴一樣。有時候在普通班上課,感覺很氣餒挫敗的時候,藉著和這群不食人間煙火的孩子相處,反而得到一種慰藉。他們雖然有殘缺,但是他們每一個都是天使!」 Amanda特別強調最後一句話,而且篤定的口吻很像在念競選宣言一樣。

「對老師而言,特教班在槍林彈雨的國中校園,真的是架構起一塊小小的天堂。但是對有些特教班的家長來說,這樣的孩子卻是他們人生中的夢靨。在現實層面裡,有些天使已經很明顯地預先被自己原生家庭拋棄了,而我也相信這些天使們的家長,恨不得將特教班變成教養院,因為他們不想再肩負養育他們的責任。」 Amanda感傷地說「我親眼目睹一個多重障礙生(情緒和智能都呈現重度障礙的孩子)當他在上課的時後發作時,需要四五個老師把他壓在地板上,蠻力之大,如果一個不注意或不小心,他就會傷害自己也會傷害別人,而在這樣的孩子身體上,你總是可以看到烏青密密麻麻爬滿全身。」「和我協同教學的老師告訴我,這個孩子國中三年將近一千個日子裡,家長每天只為他準備一塊相同的紅豆麵包,雖然知道他情緒發作時,會顧不得危險做出傷害的事情,家長依舊不打算帶他給醫生開藥,直到有一堂課他突如其來抓狂,將桌子摔向老師,老師當場掛彩,和家長商榷後,才同意將他帶入專業的醫療程序。」

其實這堂課就發生在Amanda的音樂課,掛彩的是她的同事,她心有餘悸地形容,當天狀況不輸好萊鄔的動作片。「這樣的孩子每天來學校,你可以聽到他時時刻刻將不堪入耳的髒話掛在嘴上(例如:禽獸、畜生…之類) ,對於一個智能重障的孩子而言,語意的學習根本應該是很遲緩的。其實老師們都心照不宣,照樣不停罵髒話的行為模式,根本就是從每天和他相處的家人學習到的,而殘酷的是,這也是這個孩子回家被他的家人溝通、對待的模式。」

Amanda說到這,氣氛都有些凝重。我們回頭看看嘉惠啟智教養院,不論是浴廁環境、室內房間、以及戶外空間,全都打掃得乾乾淨淨,我們知道這間教養院服務的族群,很多都還沒有自理能力,甚至隨時都有便溺的可能。但是工作人員們卻將這樣微小的事工,慎重地做到最好,在團員的心中,這裡比六星級飯店都還高級,因為我們知道這裡所做的每一件事,外表看似卑微,但是意義非凡!雖然這些生命都是被這個社會遺忘,甚至遺棄,但是卻有個地方,一一將他們拾回,並且看為寶貝!這不禁讓我們想到在馬太福音中有一個經節:一個人若有一百隻羊、一隻走迷了路、你們的意思如何.他豈不撇下這九十九隻、往山裡去找那隻迷路的羊麼。我想這裡很有天父不離不棄的味道,無論我們怎麼看人,都是充滿缺陷,但是天上的父親還是想盡辦法,將我們贖回,並視為珍貴。經過這樣的一個巡禮,大家都帶著肅然起敬的心情,回到各自的”羊眷”時,也都滿載著溫暖,只是這次給人祝福的不是我們而是嘉惠啟智教養院的工作人員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